丑丑

偷得浮生半日闲——看哪儿哪儿顺眼的国电建投厂区溜达游记

徐先森去上班儿挣毛钱了,自己一个人拿个手机就出去溜达了~

在这个离东胜市区80多公里的村儿里这么大一片儿厂区建的跟世外桃源似的,就是那种怎么说呢~就跟诺顿演的那个挺冷门的小众电影《魔术师》一样——每一帧截下来都是一副欧式油画。

随手甩个图感受一下


果然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一朵难看的云,随便这么一飘,就把我大鄂尔多斯高原的广袤辽远的气息飘一脸,然后gone with the wind~

徐先森说觉得他们单位像个学校似的,到也不为过,这个地方视线所及之处都栽满了花。你说你一个矿区到处都是花儿就跟套马的汉子随身携带香奈儿NO.5、兰蔻小黑瓶、SK-Ⅱ。。。各路胭脂水粉一样,总之就是满满的违和感。

有这样的花儿

这样的


还有这样的

这个厂区种了大片大片的黄花,而且居然不是用来吃的!请问黄花这种颜值的存在不作为粉汤、包子的配菜真的有必要种这么多么?⊙ω⊙(认真脸)

满坑满谷的黄花


我住的地方窗外光影斑驳中的黄花


黄花海中的小凉亭,加了夕阳色的滤镜是不是自带《送别》的BGM?

除了黄花出境次数最多的就是这种太阳花了

 

六月天里太阳花开的任性放肆,热情又浓烈,就像在北撒哈拉沙漠生活时候的三毛


拿来臭美一下


再一下


树荫下还有好多这样花朵像米粒大的不知名的小黄花

就像这个单位的几千号普通职工一样,安安静静的呆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每个人可能都不知名,但是连起来也是一片风景。


还有这种蓝色的小花,开的好梦幻,我也叫不来名字


八瓣梅,我小时候也种过,这种花在草原上才漂亮呢~


墙角一簇开败了的小花,想起晏殊的一句酸诗:自在飞花轻似梦。


小桥流水,一颗假装老的松树,没有西风

然而后面的楼房毁掉了前面三个好不容易堆起来的意境
这种强行凹造型的设计我也是醉了
风马牛不相及的尴尬

这种脏兮兮的青荇竟然给人一种暮霭沉沉水挺深的错觉

小池边儿的葡萄架
阿嫩阿绿的叶子刚发芽

木有黄鹂鸟

木有蜗牛

。。。


分享一枝活的很累的皂角


一棵老树树荫里的阳光,没有拍到晕出的彩虹光圈,技术渣


一出来就睁不开眼睛了,阳光太浓回去整理照片了


回去路上的最后一张很有意思,透明玻璃折射的光让我同时拍到了室内和室外,有点卞之琳的你在桥下看风景,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的分镜头仪式感。

就这么个地方溜溜达达一上午居然拍了这么多照片,总的来说还是哪儿哪儿都顺眼,估计主要因为人比较顺眼,所以他呆的地方才会这么有意思,一路上溜达过来的感觉就跟小学时候有感情的朗读课文一样(* ̄︶ ̄)

徐先森叫吃饭了,先写到这里。。。